“支付寶圈子=經濟型酒店門縫小卡片互聯網+”


“支付寶圈子=經濟型酒店門縫小卡片互聯網 。”
——財經作家@向小田。昨天下午開始,支付寶新上線的“圈子”功能在社交平臺引發熱議。在各“圈子”里,有且僅有女性白領和大學生可以發布狀態,其余普通用戶只能點贊或打賞,如果用戶想評論的話,那么他的芝麻信用分必須到750分以上。一夜之間支付寶圈子里出現大量美女自拍,甚至大尺度照片,目的是加好友和求贊賞。


“這種外圍和夜模的乞討套路在微信群和QQ群里早就屢見不鮮了,阿里蠢就蠢在它的管事者壓根就無法辨認基于IM架構的通訊群組和基于BBS架構的交流群組之間的微妙場景差別,連豆瓣的吃喝組都知道把‘求聊天’當作一種符號學作為人際連接的紐帶,你直接把體面和矜持全都撕碎然后任由最為惡劣的用戶行為獲得最大程度的曝光,直接摧毀了社交底層的信任基礎,簡直Low到炸裂。”
——評論人@闌夕


“雖然100%無現金的社會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可以從一個‘少現金’的社會過渡到一個‘無現金’的社會。”
——印度總理莫迪在電臺發表了其頒布“廢鈔令”后首次全國講話。11月8日,莫迪突然宣布,500盧比和1000盧比面值的鈔票從午夜起退出流通,這兩類紙幣不再是合法貨幣。他稱,這是政府打擊猖獗的腐敗和偽造貨幣行為的一部分。一夜之間,鈔票變成了廢紙。


“早起去虹橋趕高鐵,地鐵時間太久,神州太貴(我卡里近萬元充值金竟然很快就用完了),滴滴也不便宜,油布與滴滴合并后我早卸載了,算來算去,竟然還是出租車最劃算。于是在近兩年沒碰過出租車的情況下,我再次開始打車了。的哥說,感謝政府,網約車新政后,我們的生意好多了。”
——媒體人@石扉客2014


“今天28日,周一,北京限行尾號是0和5。一尾號為1的車從北京經香河去天津辦事。香河單號限行,行至北京和香河交界處賓館住一夜。29號周二通行順利通過香河,但天津周二限行為1和6,這樣還要在天津和香河交界處再住一夜。第二天可以進入津界。第三天原路返回,30號香河限行為單號。問:此車往返一共需要多少天?路上需要住幾宿?”
——媒體人@田科武


“這些中國人一次建好千套房,他們把所有人都嚇壞了。只有老天爺知道誰會來買這些房子。更大的問題是,等房子建好了,誰會住進來?”
——馬來西亞地產代理研究所前所長西瓦·尚卡爾說。據外媒報道,在馬來西亞南部,中國開發商正在修建大量住宅,造成市場滑坡,房價下跌。他們相信,毗鄰新加坡的新山市最終將成為下一個深圳。


“請大家深刻理解一句話:北京的房子,不光是用來住的,更重要的是一個很牛x的融資平臺,極好的金融產品。舉個例子,某行提供一項業務,可以抵押北京房產,貸市價的7成給你,上限2500w,每個月只還利息,5年后還本金,年率8%,所以,5年后,如果房價漲幅超過40%就賺到錢了,完全空手套白狼,你敢不敢賭?”
——網友@北京大土豆


“有人會奇怪,為什么在越來越多人買不起房的大背景下,一些房價本來就畸高的大中城市,房價會越炒越高,甚至‘日光盤’比比皆是?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這些爆炒的高房價,早已脫離了住房消費的價值范疇,衍變為金融投機的工具,和普通居民是否買得起房沒有半毛錢關系。尤其是高杠桿和首付貸之類的金融工具,加上許多炒作房地產的大量實體經濟的資本介入,以及一些似乎看不清道不明‘灰色資金’,一起哄抬起這波瘋漲的房價。‘炒得起房’的房產價格泡沫,不知是‘買得起房’的真實住房價值多少倍。就像股市炒作常用的各種概念股那樣,資產泡沫和實際價值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而這種現象,恰恰正是本末倒置、以去庫存為樓市調控目的的一個必然惡果。它從反面證明,一旦把去庫存作為房地產調控之本,就必然會釋放出各種影響房地產市場甚至整個經濟健康的‘幺蛾子’。”
——FT中文網《本末倒置的“去庫存”》,作者:沈曉杰。


“既然十年前《物權法》已經明確規定了,土地使用權之后的‘自動續期’,沒有提到收費問題,那么,十年之后就不應該重新打這個主意,無論是繳‘稅金’,還是補繳土地出讓費。”
——媒體人沈彬。11月2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發布,其中提出:“研究住宅建設用地等土地使用權到期后續期的法律安排,推動形成全社會對公民財產長久受保護的良好和穩定預期。”


“說點消極的話。大家知道,像菲律賓那樣的地方,普通人很難說他們懶,畢竟他們都沒餓死,他們還是干點活的。有的吃了,就不干了。我工作中接觸那邊的窮人,問過為什么不多干點多掙點多攢點。他們說,在菲律賓多干點確實能多掙點多攢點,生活也能改善點,但即使一天工作16小時,收入翻倍或者翻兩番,也不可能變富人,所以,犧牲掉所有時間去工作不值得。 這人的話我是相信的。好多人說菲律賓人缺乏上進心是民族文化我是不太信的。其實,現在國內大致也是這趨勢。一個普通大學生無窮盡地加班,大致也能比同齡人多掙幾成,或者翻倍,或者再翻倍,但你終究不可能翻身做富人,但卻犧牲了所有的業余樂趣。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說,現在公司的現場管理很難,批評很了,或者有處罰,這幫年輕拍拍屁股就辭職了。我覺得這和菲律賓有點類似了,找個掙飯吃的工作不難,工作再好也發不了,所以也就不珍惜了。我覺得正常的社會,普通工薪突然有了收入翻倍或者翻兩倍的機會,就應該進入體面的中產階級生活,那樣人才有上進心。”
——動物學領域達人@岡瓦納


“夢想這個詞已經泛濫。貪婪說成夢想,物欲說成夢想,被生活狠狠欺辱過后的妥協也說成夢想。夢想是奢侈品,很多人從沒有過,更多人無福享受,需要艱難取舍,需要自我懷疑,需要從一而終。我們這一代,大概要先懂得夢想和金錢并沒有直接關系,才有資格談夢。”
——網友@少年字

當前:

今日最大聲

推薦:每日輕松一刻槽值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我們之間隔著一套房子,是幾百萬的距離”

下一篇:“一紙判決,難以換來一條被冤死的生命”

pc最快结果参考 山西11选5走势一定牛 河北11选5遗漏 股票融资公司排名 江苏快三开奖直播 口碑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排列7预测 江苏7位数技巧 股市配资有什么风险 特玛是什么意思 北京11选五5开奖结果 可以玩青海快3的平台 上证指数多少点上证指数 重庆快乐10分计划 沪市权重股 两肖两码中特精准资料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