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話題:國稅職工嫌工資低不全是笑話

黑龍江肇東市教師因“工資低”罷工的余波未了,這邊江蘇省灌云縣國稅局職工又拉出橫幅“哭窮”。按說國稅局“油水”豐厚,怎么也維起了權?

灌云縣國稅職工“哭窮”看起來是個笑話1、灌云縣國稅職工“年入十萬”,以哪把尺子量都不能算低

11月21日上午,江蘇灌云縣國稅局部分干部職工集中到國稅局院內,掛橫幅、分發資料,反映“待遇低,市縣局領導不關心、體恤普通干部職工的工資、福利”。從目的和手段上看,灌云縣這次維權和前幾日發生在黑龍江肇東市的教師維權類似,但網友的反映差別很大。對于教師維權,相當多的網友抱以支持同情;而對于國稅職工維權,網友大多冷嘲熱諷,在騰訊網的相關新聞跟帖中,被“頂”最多的一條就是“瘦豬哼哼,肥豬也哼哼”。

說“肥豬也哼哼”,是指稅務部門出了名的“油水”豐厚,不該“哭窮”。數據也能說明這一點:

如上圖所示,2013年全國非私營單位平均工資已達51474元,增幅不小,但比灌云縣國稅局“科員一年10萬左右”的工資水平差得遠。要知道灌云縣還是蘇北重點貧困縣,該縣城鎮居民人均工資才11192元。

2、即便是改革消減了待遇,其工資也是當地平均水準的6倍

當然,據灌云縣國稅局職工介紹,10萬是以前,現在“10月規范津補貼后,一些獎金、津貼就不發了,我們算了一下,一年可能要少發三四萬元”。

所謂“規范津補貼”,是一項早就啟動的改革。眾所周知,我國公務員系統濫發津補貼的問題很嚴重,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一項調研,“基本工資占公務員收入比重僅為三分之一左右,津補貼占比過大”。因此規范津補貼自然成為一項突出的改革內容,頻頻被提上日程。如2006年,六部委聯合發布《關于規范公務員津補貼問題的通知》,要求“規范公務員津貼補貼后,各部門、各單位一律不準自行新設津貼補貼項目;一律不準自行提高津貼補貼標準和擴大實施范圍;一律不準自行擴大有關經費開支范圍和提高開支標準發放津貼補貼、獎金和福利;一律不準發放有價證券和實物。”

然而這些“紅頭文件”并沒有起到多少實際作用,要說動真格,還是借了“中央八項規定”的東風。去年6月,四部委聯合發布《違規發放津貼補貼行為處分規定》,處罰條款嚴厲。再加上各級“巡視組”把調查津補貼當作巡視內容,使得各級政府部門不得不認真應對規范津補貼的問題。

于是,以濫發津補貼聞名的稅務部門(據灌云縣國稅局職工介紹,他們基本工資也就1000多塊,其它全是津補貼),自然成了改革的“重災區”,受到沖擊相當大。

可是即便因此“一年少發三四萬元”,灌云縣國稅局職工的工資不也還是當地平均水平的6倍嗎?至于抱怨“待遇低”、“流汗又流淚”嗎?

但“哭窮”中也有公平訴求,不能全當玩笑1、一種改革,兩種解讀:灌云國稅職工看到的是“市縣不平等”

很顯然,中央要求規范津補貼的改革,旨在消減公務員不合理的待遇,而首當其沖的就是稅務職工。但有趣的是,灌云國稅職工的訴求信中,卻也舉起這項改革當令箭,請看他們是怎么說的:“規范公務員津補貼是國務院改革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的重要舉措,規范公務員津補貼,以縮小地區差距,形成合理的地區之間工資關系,能夠有效解決地區差別不合理的問題……”。

原來,灌云國稅職工來了一招“乾坤大挪移”,把本來指向消減待遇的改革換成了指向“縮小地區差距”。據灌云國稅職工介紹,“縣國稅局科員一年10萬左右,市國稅局科員一年17萬左右”、“我們(灌云)縣與(連云港)市之間科員級最高和最低津補貼每月相差2275元”、“(改革后)市局那邊,可能沒減少,或減少地沒這么多”。

灌云國稅職工還抱怨“(收入)與地稅相比,更是天壤之別”。這倒確實是,在稅務系統有句話,“進國稅是名氣,進地稅是福氣”,就是說地稅待遇更好。

2、被觸動既得利益難免要“哼哼”,“求平等”就成了理由

灌云國稅職工發牢騷不奇怪,維護既得利益本就不分“肥瘦”,“肥”的由于強勢可能“哼哼”聲還更大。只不過,維護既得利益也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作為包裝,而無論是肇東的教師,還是灌云國稅職工,都打出了“求平等”的旗子。

肇東的教師質問憑什么養老保險改革不改公務員只改教師,而灌云國稅職工質問“同一個市縣局工作的國稅人”為什么津補貼懸殊。

3、這樣的“求平等”有合理性

灌云國稅職工訴求書中的5條要求,可謂條條捏住了“市縣不平等”的“七寸”——“翻譯”一下就是:你不要改革嗎,那把改革后你的津貼數據也貼出來,看看和我是不是一碗水端平;如果一定要改革,那把這10年我比你少拿的補齊。

正如《肇東教師停課中的“患不均”》所指出的,這種“求平等”猶如“天問”,其合理性難以否定。要求“改革中大家被一視同仁”,這沒錯。

回到老問題:改革要推進需要主導改革者垂范1、主導改革者不改自己,極易引起基層改革反彈回潮

為什么中國的各項改革往往在企業改革階段雷厲風行,而到了“機關事業單位”這個階段卻寸步難行?灌云縣國稅局這個例子也許能說明問題。在企業改革階段,盡管被觸動利益的職工也會抗議,但只要堅持推行改革,往往以職工接受現實了結。而到了機關改革這一步,總是上級要求下級先改,下級像灌云縣國稅局職工這樣一反抗,往往以職工得到安撫、改革反彈回潮了結,因為機關職工本就是政府系統的一部分,不好硬來。

當然,灌云國稅職工的維權還沒有下文,不能這么早下定論,但是在醫療領域的一些改革可以完整的呈現上述過程。1998年國家提出全面推行醫療保險改革,在企業階段改革順利推行。但是到了機關階段,麻煩來了,因為主導改革的上級部門自己沒有改,所以難以說服下級部門先改,最后只好以流于形式的改革了結。以北京市為例,其公務員醫療保險和普通職工醫療保險設計不同,前者完全是變相的公費醫療,就這樣以“確保醫療改革后公務員待遇不降低”才使得改革得以“推行”,實際上是改革名存實亡。

2、連云港市國稅局應該做出表率,讓灌云縣國稅局服氣

灌云國稅職工要求市局把工資待遇公開,大家比一比,這相當于給市局下了挑戰書。連云港市國稅局不妨“應戰”,將職工收入公布,讓大家看看規范津補貼之后市局職工的收入到底有沒有少、少了多少、與縣局差距有沒有拉大。如果市局做得有理有據、問心無愧,那么縣局自然也不好意思再“鬧”。

畢竟,改革不僅要講正確,還要講公平。只講正確,就會像最近受到廣泛爭議的一條微博一樣,說“國企下崗沒有錯,那些國企的工人,長期以來都被鐵飯碗養懶了。不下崗不經過市場競爭,他們可能永遠都學不會如何成為職業工人。下場很慘?他們有那些背井離鄉來城里打工的農民工慘么?下崗而非失業,農民工有這待遇么?下崗是貫徹用工自由,沒有這種自由,就沒有后來的經濟繁榮”。這條微博的問題在于沒有提到當初國企的領導們不但沒有下崗、有一些還在改制中搖身一變成了“大老板”,忽略了公平性問題。

忽略公平,不僅會讓一些改革難以實質推行,而且可能留下后患無窮。想想肇東的教師們吧,他們在參加養老保險改革二十年后,還在以“為什么其它機關事業單位沒改”來維權抗議。

第2988期 本期責編 劉彥偉

騰訊評論出品

版權聲明:本文系騰訊評論獨家稿件,轉載請注明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 hi,看“今日話題”,請上“我愛熱可樂”哦,域名www.btjrag.icu 」

無論是養老保險改革、還是規范公務員津補貼,都是正確的改革。只是正確的事不能都讓下級干了,否則上級的先進性如何體現?

當前:

今日話題

推薦:槽值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今日話題:中國赴日旅客激增八成不蹊蹺

下一篇:今日話題:中國糧食:一邊進口,一邊浪費

pc最快结果参考 百家乐论坛 七星彩十大专家最准杀号 最新消息明天股票大 龙江风采22选五开奖 海南飞鱼彩票规则 茅台股票 吉林快3和值预测与推荐 黑龙江36选7官网 股票代码后面有个r 湖北快3今天开奖结果l 好股票论坛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时间 新疆11选5遗漏 华煦期货配资 精选三码中特www277351 京东方a股票有潜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