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話題:選精生子,一種自由選擇還是一顆定時炸彈?

2019-02-26 18:44選精生子、冷凍卵子以及代孕雖然在方式上不同,但都可以從某種程度上推動社會生育率的增長,增加人口活力。因此,將中國女性的生育權和婚姻牢牢捆綁在一起的傳統觀念,或許也該得到重新審視。

選精生子,一種自由選擇還是一顆定時炸彈?

特約作者 | 李勤余

冷凍卵子、代孕等生育話題的爭議至今仍未平息,“選精生子”又闖入了公眾的視線。“國外一些被領養的小朋友會對養父母的親生子女說,你們是偶然被制造出來的,我是被選擇的。我也會告訴女兒,你是被媽媽精心挑選的。”在一篇名為《到海外選精生子的單身女人》的報道中,一位即將成為單身母親的女子如是說。

但是,這種“精心挑選”到底意味著什么?那些以這種方式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真的會因此感到幸福嗎?

選精生子,或許會成為更多人的選擇

隨著時代的變遷和社會的進步,生活方式的多元化已經成為不可阻擋的必然趨勢。就在不久前的春節里,抨擊催婚的浪潮洶涌澎湃。尊重個人選擇,反對“湊合過吧”,早已成為時下年輕人的共識。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全國成年單身人群已達2.22億人,占到總人口的15%。除去經濟原因之外,大多數人選擇單身完全是主動為之。

但是,選擇單身并不意味著不需要陪伴。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從2010年到2016年,中國寵物行業的年復合增速為49.1%,2016年中國寵物行業的市場總體消費規模達到了1220億元。單身青年為何熱衷于擔任“鏟屎官”?原因無他,精神上的慰藉、生活上的陪伴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

那些想要選精生子的單身女性,同樣有這方面的考慮。《到海外選精生子的單身女人》寫道,一位事業成功的女設計師曾是追求丁克的不婚主義者,但在經歷一系列變故后,她的心態發生了很大變化,需要一個孩子讓生活重新開始。美國某輔助生殖診所駐中國辦事處負責人侯鯤表示,“對于這些女性,花這么大代價獲得一個孩子,一定是在精神上特別需要。”

選精生子,一種自由選擇還是一顆定時炸彈?

一位赴美“選精生子”的媽媽正在待產,引自新京報

這是人類所共有的感情需求,因此,對這些女性的選擇,理應給予足夠的尊重。可以想見,未來社會中的家庭類型必將是多種多樣的。無法正常生育,卻又希望通過生育延續生命的情況,恐怕會越來越普遍。和代孕、冷凍卵子一樣,選精生子不過是又一種時勢使然的無奈之舉。此中苦痛、困難,唯有當事人能夠體會。也因此,一味棒喝制止有違人之常情,絕不是眼下的最優選。

非婚子女也能上戶口,政策大環境為選精生子者提供了信心

不久前,“北京已經允許非婚生子女隨母報戶口”的消息在輿論場中引來熱議。目前,北京的非婚生子女已經可以按照隨父隨母落戶自愿的政策,申請辦理常住戶口登記。國務院辦公廳1月14日印發的《關于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的意見》也已出臺。根據該項意見,政策外生育、非婚生育的無戶口人員可以憑《出生醫學證明》和父母一方的居民戶口簿、結婚證或者非婚生育說明,辦理戶口登記。有理由相信,“允許非婚生子女隨母報戶口”將會在全國各地逐漸放開。

選精生子,一種自由選擇還是一顆定時炸彈?

北京已經允許非婚生子女隨母報戶口,截圖引自新京報《我們》視頻

這一政策的正面效應是毋庸置疑的。新時代女性崇尚自由的生活,想結婚就結婚,想生子就生子,生子也不一定非要結婚,體現了社會對個體的包容性正在不斷增強。這也意味著,男人不再是女人的“必需品”,女人也絕非男人的“附屬品”。

這個政策大環境為那些選精生子的單身女性提供了充足的勇氣和底氣。別忘了,我國《婚姻法》第二十五條早已有明文規定: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這是社會的進步,也該得到所有人的共同維護。

另一方面,全面二孩放開后,中國家庭生育二孩的意愿并不如預期的那么強烈。2016年12月,全國婦聯調查報告顯示:有生育二孩意愿的為20.5%,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為53.3%,即半數以上的一孩家庭沒有生育二孩的意愿,發達地區尤甚。更不消說,中國生育率即將進入負增長的說法頻頻見諸報端。因此,一邊鼓勵生育,一邊對單身女性的生育權加以嚴格限制顯然將使社會陷入一種兩難境地。

選精生子、冷凍卵子以及代孕雖然在方式上不同,但都可以從某種程度上推動社會生育率的增長,增加人口活力。因此,將中國女性的生育權和婚姻牢牢捆綁在一起的傳統觀念,或許也該得到重新審視。

選精生子,也必將面臨法律和倫理的雙重挑戰

盡管選精生子有其合理性、正當性,但不必諱言,它必將面臨一系列隨之而來的問題,尤其是法律和倫理層面上的雙重挑戰。

北京青年報曾經在2015年刊登過一篇題為《夫妻借精生子后離婚爭撫養權》的報道。文中寫道,法院在判決撫養權時,認為男方“與女兒雖為法律上的父女關系,但二人沒有血緣關系”。考慮到女兒由母親撫養對其生活更為有利,且經過調查,母親有穩定的收入,具有撫養女兒的經濟條件,因此法院判定女兒由母親撫養。

雖與孩子沒有血緣關系,但父親畢竟是家庭中不可或缺的成員。試想,如果選精生子的單身女性在今后步入婚姻殿堂,那么男性一方的權益應該在法律層面上如何界定?另一方面,如果確與孩子擁有血緣關系的男性在若干年后再度出現,法律又能否保證女方不被騷擾?在相關報道中,我們沒有看到那些提供選精生子服務的機構如何提供法律保障。或許,一些保密協議和事先約定是存在的,但在具體操作中又會遇到哪些困難,尚是未知之數。

更致命的問題將會出現在倫理層面。這些單身女性將要面對的是來自家人、社會不解甚至質疑的目光。如何向孩子解釋爸爸是誰,也是她們無法回避的問題。

選精生子,一種自由選擇還是一顆定時炸彈?

某化妝公司董事長與自己的混血女兒,引自新京報

正如文章開頭所言,單身女性或許可以坦然地對子女表示,他們是選擇的結果。但是,這種選擇權為何僅僅屬于母親?要知道,這些孩子也許并不愿意生活在缺少父愛的不完整家庭中,他們的自由意志應該也必須得到相應的尊重。那么,所謂選精生子,到底是單身女性的一種自由選擇,還是為滿足一己之私的任性行為?若干年之后,這些母親或許不得不面對這一倫理難題,到那時,一個健康成長的孩子會不會給她們帶來更大的痛苦呢?

另外,選精生子也絕非萬無一失。據新華網報道,美國佐治亞州一名男子捐獻的精子曾孕育出36個后代。但精子庫無意間泄露的一封郵件顯示,這位自稱受過良好教育的“成功人士”,真實身份是一名精神分裂癥患者,有過大學肄業、偷竊坐牢等不良記錄。雖然這只是小概率事件,但也是有意選精生子者不能不考慮的問題。

選精生子,富人的游戲?

選精生子的單身母親是典型的“三高女性”:高齡、高收入、高教育背景。這并不難理解,據行業內人士介紹,女性在美國買精后通過試管懷孕生子,至少需要50萬元。如果代孕,費用至少上百萬元。顯然,不具備一定的經濟實力,選精生子根本就無法成為可選項。另外,沒有足夠的受教育水平,或許也未必能接受這一生育方式,承受來自社會各方的流言蜚語。

但這也說明,至少在現階段,選精生子仍然只是專屬于一部分富有女性的福利。因此,選精生子目前不會對社會整體生育狀況構成明顯影響。那么,這是否也意味著,一般單身女性無法通過其他途徑實現自身的生育權?同為女性,也無法平等地享受應有的權利,這一現象會不會在今后產生新的社會問題?或許,至少我們應該有所預見。

選精生子,一種自由選擇還是一顆定時炸彈?

對于輔助生殖技術的徹底封殺,將使女性受到更多限制和磨難。這一觀念已經逐漸為公眾所接受。新政策的出臺和新技術的誕生,都為人類的生育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因此,不管是代孕還是選精生子,都不是應該被回避或忽略的問題。也許,需要更多人參與到討論和探索中來,才能盡早發現其中風險,防患于未然。

當前:

今日話題

推薦:槽值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今日話題:“不養狗才能買房”,是緩解人狗矛盾的有益嘗試

下一篇:今日話題:不得詢問婦女婚育情況,能解決職場性別歧視嗎?

pc最快结果参考 3d对应码金码今晚上 白小姐4肖选1肖 下载炒股软件手机版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 排列5投注 股票开户资料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号历史统计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云南时时彩常用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不倒翁打法 美东二分彩全天计划 11选5定一胆百分之98准 股票走势预测 黑龙江省p62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吉林快三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