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道情,俗稱絲絲腔,是陜北民間流傳下來的一個古老劇種,在最底層的農村有著極為廣泛的群眾基礎。每當風中飄來一曲九腔十八調的道情,蒼茫的陜北高原便泛起柔軟的生機。只是現在,風起了,絲絲腔音卻弱下去了,臺下聽戲的人,也漸漸不知所蹤。攝影/李建增?編輯/王崴?騰訊新聞《活著》欄目出品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作為源于唐宋時期的陜北地方戲種,道情有過一段盛行的日子,尤其是一九四二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之后,陜北邊區的廣大文藝工作者用道情的曲調在米脂編演了秧歌劇《減租會》,其中一段就是紅遍全國大江南北的《翻身道情》。然而,道情的現狀卻岌岌可危,十來個人組成的戲班在目前的道情隊伍中算是比較大的了。(2009年攝于延川縣永坪鎮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一個道情班子的組成或是家族親戚,或是一些喜好絲絲腔的周邊村民。時至今日,道情班子所唱的也不僅僅局限于道情,他們會依照雇主們的喜好,混雜著唱幾句秦腔、晉劇,甚至現代歌舞、搞笑段子。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搭起的幾根木棍組成簡陋的舞臺,演員和觀眾近在咫尺。(2007年攝于延川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 hi,看“活著”,請上“我愛熱可樂”哦,域名www.rekele.com 」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山里道路狹窄崎嶇,加之道情團的條件都很拮據,因此演員們一般都坐農用三輪車輾轉交通。(2012年攝于綏德合龍山)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所有的演員同時擔負著舞臺搭建工作,上上下下全靠一雙手。(2016年攝于子長縣南溝岔)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演員和廟會負責人一起商討發電機的工作情況。陜北很多廟宇修建在山頂,隨著留守人員的減少,很多山頂地區已經停止供電了,因此發電機成為戲班子行頭中不可缺少的一件。(2015年攝于延川永坪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兩個青年男子圍觀女演員化妝,并不時品頭論足。道情不同于秦腔、豫劇、京劇等大型劇種,除了一些固定的傳統劇目外,演出的往往是貼近生活的通俗劇目,例如教育人們遠離賭博、行孝盡善的故事。因此,道情的化妝有時很簡單,有時很規范。因為旁邊有人的觀看,女演員也聽到了他們的說道,這次的妝她畫了好長時間。(2014年攝于佳縣陳家墕)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山里唱戲不同于城里,沒有更衣室。男演員無所謂,哪里換衣服都一樣,而女演員就只能找一個角落對付一下。現實條件就這樣,也沒辦法。(2016年攝于延川永坪鎮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隨著農村人口大量減少,道情的觀眾是越來越少了。一個演出團遇到的最尷尬的情形就是這樣:戲都開始一陣了,可臺下只坐著一個觀眾。就這樣鑼照響、戲照唱。(2010年攝于延川永坪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音調高亢明亮的板胡是道情里最重要的樂器。拉板胡的人不光是整個樂隊伴奏中的靈魂,而且還時不時要唱上幾句。(2012年攝于清澗縣寡婦坪)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劇團老板一面照看著行李,一面注視臺上演出的情況。(2009年攝于橫山姜灣)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四個廟會上的孩子對身后演出的道情戲沒有一絲興趣,他們說現在電視上好看的節目可多了,誰還看道情了。(2004年攝于延川永坪鎮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很多時候,戲臺周圍除了看戲的老鄉,還有倒地就睡的百姓。我問:你這是來這睡覺來了?他們說:睡是睡著了,但戲也看著了。(2003年攝于延川永坪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演出期間,道情團負責人明明接到了去年唱戲時一個觀眾的電話,要他們八月初八到子洲縣南溝岔鄉何家溝廟會上唱戲,這是明明這個團給下個月寫(接)到的第二場戲。(2013年攝于子長縣楊家園子)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雖說是小戲,但演起來也是個辛苦。這個女演員在后臺候場的時候,歪在椅子上就睡著了。(2015年攝于延安萬花)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一個17歲的小演員在后臺給孩子喂奶。(2008年攝于清澗東岳廟)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平時娃娃就睡在戲箱里。(2008年攝于清澗岳王廟)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很多道情團都是家庭組合為主,明明兩口子和他的父母都是道情演員;歡歡和她的老公是道情演員,父親是團長也是拉胡琴的琴師;吳梅和她老公打理戲班子,同時也都在戲里充當主要角色。(2016年攝于延川永坪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吳梅自己組建了一個道情團。她說:清澗大概有二十六七個道情班子,情況都不怎么樣,她的團有14個人,演員們掙的都是現錢,按天算工資。去年她虧損了3萬多。(2015年攝于延川永坪秸秸圪堆)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媽,我好著了,這幾天過得可高興了……”剛加入戲班3天的楊紅高興地給媽媽打電話。楊紅是清澗高杰村人,從小就愛唱,沒考上學就在家里停(呆在家)著了。家里人說,你聽聽的(什么事都不干)生(sheng,四聲,住的意思)在家里還不如跟上唱戲可(去),于是她就來到了戲班上。(2001年攝于延川永坪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亮亮,13歲,放假期間跟父親唱道情。亮亮說,唱道情比上學簡單多了,我串演的都是娃娃,詞也不多,耍得都記住了。(2012年攝于綏德)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這個席地而睡的女演員以前曾經在縣劇團待過,現在如候鳥一樣隨道情團漂泊。(2005年攝于延川永坪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李建蘭,33歲,家住在延安市區里,自己沒工作也沒什么別的愛好,因此,有空了她就跟著戲班走,一來可以補貼家用,二來讓自己有個事干。(2016年攝于延川永坪郝家坪)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高娟,24歲,清澗縣城人,兩年前開始跟著唱道情。問她是什么原因使她跟著唱道情?她說,我也說不上來,以后能唱多久也不知道,走著看吧!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一般的戲都要唱3天,很多時候寫戲方不給提供住宿,演員們只能在戲臺上打地鋪,男女混住就只能將就一下了。(2014年攝于延安棗園曹家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下山途中遇到一對戀人,來自兩個不同的鄉鎮,說是通過網絡認識的,這次來廟會為他們的未來許愿。問他們有沒有看道情?他們說,以前還常看了,看的人也可多了,現在感覺沒什么意思,還不如我們回可(去)上陣網了。(2010年攝于延川永坪鎮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起風了,戲散了,看戲的人都走了,賣小商品的夫妻也收拾東西下山回家。這一曲道情,不知還能在高原上飄蕩多久。(2003年攝于延川永坪柏葉溝) (來自:騰訊圖片)

活著:瀕臨消失的高原道情

訂閱《活著》欄目微信號(ihuozhe),不再錯過每一期精彩。 (來自:騰訊圖片)


文章來源騰訊新聞,建議下載騰訊手機新聞客戶端瀏覽

當前:

活著

推薦:每日輕松一刻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活著:同齡人穿校服上學 他們在游戲里競技

下一篇:活著:偶像經濟背后的狂熱粉絲:我不是宅男

pc最快结果参考 山东11选5计划手 立博亚洲即时指数 体彩6+1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上马麻里子 有几部喷奶 不朽的浪漫 原千岁个人网站 广东11选5怎么算 快播官方网黄色a级片 青海十一选五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 湖北十一选五 陕西麻将四人麻将 乌鲁木齐沐足推拿论坛 百变王牌的现场开奖 手机麻将棋牌辅助器